张金尧:有“经”有“权”,书写新时代文艺评论新篇章
作者:张金尧|2017-12-13

 

一、何为有“经”有“权”

据胡乔木回忆,毛泽东 《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 1943 年 10 月 19 日的 《解放日报》发表以后,郭沫若发表了意见: “凡事有经有权”。毛泽东很欣赏这个说法,认为是得到了一个知音。

何为经权思想?明代王廷相的 《雅述》:“经者,常道也,可常以范世者也。”因此,“经”就是不变的原则、法度、规律和准则。《孟子·梁惠王上》:“权,然后知轻重; 度,然后知长短”。《广雅·释器》说: “锤,谓之权。”可见,“权”指的是度量轻重的秤锤。“权”就是“今语所谓 ‘坚持原则而灵活应用’也”,这是 “乃吾国古伦理学中一要义”。可见 “权”就是指在坚持原则与规律的前提下结合具体情况作出的决策和方法,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针对性。

柳宗元在 《断刑论》中则阐明了经与权的关系: “经也者,常也。权也者,达经者也;皆仁智之事也。”可以说“经权思想”就是在遵守一般规律的前提 ( 经) 下对每个历史阶段应采取不同种的方法( 权)的辩证思想 。

二、十九大报告“思想文化建设部分”的经权思想

十九大报告将“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尤其是“文化自信”作为第七条,与其他十三条,构成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十九大报告共分十三个部分,第七部分是“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共分五个要点,(一)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二)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三)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四)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五)推动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 这既是五年来文化工作的新鲜经验,也是未来五年文化建设路线图。我们有必要从优秀的传统文化、波澜壮阔的革命文化、改革开放中的社会主义建设文化的深厚的历史内涵中“有经有权”地领会文化建设的伟大方略。

“经”,即是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家的一脉相承。这包含了“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结合当今时代条件,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

“权”,是对新时代中一些文化新现象“按病处方”“对症下药”,因而是具有时代针对性的新思想。1、报告中两次提到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2、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这是对“三性”统一矫正的更为科学新提法。3、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4、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完善文化管理体制,加快构建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体制机制。

三、书写新时代文艺评论新篇章

提倡文艺创作、文艺评论继承文艺创作老传统。如十九大提出的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对那些“沾泥土、带露珠、冒热气”文艺作品鸣锣开道,把镜头对准那些诸如“扶贫攻坚战”的时代勇士、事业楷模。

十九大报告,具有深邃的历史洞察力和明确的现实针对性。当前,文艺创作确实迎来了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发展的大好时机,但是,我们必须正视诸般确已存在的有悖十九大报告精神的不良倾向,让文艺评论真正发挥方向盘和刹车片作用,而不仅仅做不痒不痛的“风油精”“清凉油”,自觉对文艺创作一些不良倾向进行有力匡正、正确引导。

学习十九大报告,要将习近平同志系列讲话结合起来学。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强调 “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习近平 “最好”二字,又是一种 “权”的思想。其中之意当是,如果一时实在在市场上不受欢迎,只要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这也是一种无可争辩的成功。这次十九大报告,再一次重申了“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我们文艺评论界的专家学者们更应当从思想上打消为那些高利润作品欢欣鼓舞的兴奋点。毕竟高利润并不能与思想站位高、艺术手段高划等号。如果利润是衡量作品好与坏、人民性的唯一标准,似乎文艺评论也太简单了些。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我认为,这是对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三性”统一矫正的更为科学新提法。古往今来,艺术作品就有两大内涵“思想性、艺术性”,如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道器”关系,而观赏性毕竟只是艺术性当中极小部分的技巧、手段。没有质的相同性便没有量的可比性。正如仲呈祥主席所说,如果将下一个逻辑层面的观赏性与上一个层面的艺术性来比肩比较,这是一种逻辑混乱。理论上的差之毫厘,就有可能在创作实践上谬以千里。我们已经有太多的案例来证明这一点。

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但是,曾几何时,有些文艺工作者还提出了“我就是‘三俗’演员”以反主流言论而哗众取宠,但是一些所谓的评论家们还为这些言论鸣锣开道、摇旗呐喊,这些理论家们确实该警醒了。

报告中两次提到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也是一种有经有权的文艺思想。报告中五次提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这与毛泽东同志反对的“言必称希腊”、提倡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一脉相承,也体现了总书记对曾经失语的优秀传统文化的明珠重光的意志力。令人欣慰的是,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文化自信,在我们高校已经化为入脑、上口、进课堂的文化自觉,那就是自觉地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优秀古典文论进行当代阐释,寻找中国古典文论的当代话语权。

总之,十九大报告学习得好不好,关键是看学习原文没有,理论上心服口服没有,拿来指导工作没有,指导工作有没有见到成效。习近平十九大报告中的与马克思主义经典论著一脉相承的论述,以及针对新时代文艺新现象提出的新方略这一有经有权的文艺新思想,必将指导我们在新时代谱写出文艺评论的新篇章。

*作者张金尧系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金牌娱乐: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秘书长

                                                                                                                          (编辑:王丹瑛)